我的祖父——张高岳

作者:张晞

浙江省龙泉市宝溪乡是龙泉青瓷非遗传承地,是民国时期龙泉青瓷传统技艺恢复,及至新中国成立以后全面恢复,改革开放兴起的重要地域。

民国以来,宝溪乡涌现出一批龙泉青瓷制作与研究杰出艺人与乡绅,使宝溪乡在20世纪30年代逐渐发展成龙泉仿古青瓷中心。

先师祖父张高岳老先生即是其中一位杰出代表,祖父毕其一生致力于龙泉青瓷的制作与研究,为龙泉青瓷的地域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生平简历

张高岳,字志良,生卒年月1915年1月—1996年8月,出生于浙江省龙泉市宝溪乡溪头村。

年少时即与兄张高礼从事祖业白瓷青花土碗制作,及研制龙泉仿古青瓷,创建“义昌仿古青瓷作坊”,二十余岁仿古青瓷的制作即达到相当高的水准,为民国时期龙泉仿古青瓷制作的杰出艺人。 

1955年龙泉青瓷地方瓷业公私合营,祖父与地方五位制瓷艺人成立仿古青瓷小组,在祖父原先创建的“义昌仿古青瓷作坊”瓷厂内恢复仿古青瓷生产,取名“宝溪仿古瓷厂”,仿古小组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恢复的第一个龙泉青瓷生产作仿,期间祖父创作的数件仿哥窑作品参加1956年10月的第二届全国陶瓷会议评比,并入选优秀作品。

1957年因技术突出,祖父正式进入龙泉国营瓷厂工作。

1959年10月,祖父参加浙江省考古队,到大窑古窑址考古,后受浙江省工业厅指派,和李怀川、季光龙三人一起到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协助专家进行为期半年的青瓷釉、胎骨成分分析研究。

1966年因身份问题被遣返回乡生产劳动,在村办碗厂从事生产劳动十余年。

1978年落实政策退休。

1979年64岁高龄又被派往浙江美术学院与邓白、高庄等专家一起,从事官窑青瓷制作与研究两年余,66岁回到家乡溪头村。

1980年在家乡自家菜园率先设立仿古青瓷作坊,继续从事仿古青瓷制作研究,直至1996年8月逝世,走完一生之路。

成就与贡献

1、毕生致力于龙泉青瓷制作与研究:

祖父年少即从事龙泉青瓷的制作与学习。

从制作碗碟生活用瓷开始,到仿古青瓷的研制。

从青瓷胎泥的淘洗到各类釉水的配制。

从拉坯到刻花。

从装窑到烧窑乃至龙窑的建造与改良。

祖父无不精通,无不深入思考与探索。毕其一生致力于龙泉青瓷的制作与研究,及至离世的前几天,老人家还在亲手制作青瓷作品。去逝时仍有许多素烧产品未曾过釉装窑烧制,是一位真正的龙泉青瓷民间艺术创造者。特别是作为新中国成立以后龙泉青瓷仿古五人小组的重要成员,祖父为近现代龙泉青瓷的恢复和复兴做出了重大贡献。

1988年笔者高中毕业即拜祖父为师,从事龙泉青瓷的制作与学习,感触最深的就是老人家的探索精神。当时祖父已七十三岁高龄,但老人家每月都要带着徒弟到周边山上寻找不同色泽的磁土,带回作坊,手工磨成粉、制成浆,调配不同的色泽釉水。每次烧窑,老人家都要烧制试验品并进行认真的总结。

祖父制瓷一生,对釉水的探索最为执着,仅就梅子青,就总结出近十余种配置方法,色泽或青如玉、或浓如叶、或葱翠晶莹、或温润如脂,极其丰富多彩。

1957年龙泉成立国营上垟瓷厂,作为五位创始人之一,祖父和四位创始人均毫无保留地把自己青瓷制作的技艺与经验贡献出来,使龙泉青瓷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即得以尽快的恢复,并逐渐走向中兴。其中特别是在釉水的配置工作,祖父贡献突出。

2、烧制龙泉青瓷传承作品“寿龟”(又名龙龟):在龙泉青瓷界,没有人不知道民国时期制作的青瓷传奇作品“寿龟”。当时该作品是以浙江省政府名义,赠送于民国总统蒋介石六十大寿的礼品瓷。当年民国总统蒋介石还专门为此亲笔书写锦旗以示鼓励,成为当时龙泉青瓷界的盛事。

该件作品的成功研制,对于龙泉青瓷而言,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与意义,之所以能代表人杰地灵的浙江,成为浙江省政府的礼品,充分说明龙泉青瓷民国时期的成功复兴,并达到一个巅峰水平,“寿龟”也成为龙泉青瓷的一张亮丽名片。

近年来,关于该进作品的名誉权问题,在龙泉青瓷界出现了许多声音,意见各不相同。笔者认为,就整个事件的经过来思考,该进作品体现的是当年众多龙泉青瓷匠人与先贤集体智慧的结晶,是龙泉青瓷的一个里程碑。但就“寿龟”的制作过程而言,祖父确是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早年笔者曾与祖父多次谈及“寿龟”制作的经过,当时“寿龟”的模型设计制作由祖父承担,并几易其稿,时间长达半年之久,最后才压模制作。

笔者1990年当学徒时还在祖父创办的青瓷作坊看到当年“寿龟”模具的腹面。后因当时笔者年少,不知此寿龟模范的重要性,1990年冬天在老家菜园作坊里,笔者把“寿龟”的模范代替石膏模拿来吸食泥浆水,最终因天气寒冷,模范因吸附过多水分被冰冻坏了。此事被祖父知道后,被他老人家教训了一个冬天,现今仍记忆深刻。

“寿龟”是在祖父和其兄长创办的“义昌仿古青瓷作坊”烧制的,当年共烧制了20件作品,选出优秀作品五件,一件作为贺寿礼品,另四件中一件送与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土改时期上交两件给八都区公所,一件留于张家作为纪念,现今存与龙泉市青瓷博物馆两件作品,应当是当年留于龙泉县政府和八都乡公会的两件。

张家留存一件,由于诸多因素,早年祖父与父亲曾将其藏匿于老家附近的山中,1984年才找回家中,1986年被祖父以1000元价格出让给一广东古董商人(别号金牙),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又被龙泉商人购回,即后来出现在央视《鉴宝》栏目的那一件。

3、春风化雨,桃李芬芳:祖父毕生致力于龙泉青瓷制作与研究,创作出众多的龙泉青瓷精品佳作,成为龙泉青瓷的宝贵财富,但相比较于祖父青瓷作品的精彩,笔者认为:祖父最为杰出的成就,还是在龙泉青瓷传承上,做出杰出的贡献,可谓是春风化雨,桃李芬芳。

由于祖父精通制瓷的各种工艺,追随祖父学习青瓷的很多,平时向祖父请教的,祖父总是毫不保留,耐心传授指导。如果出现设备技术故障,祖父也总是亲临现场指导,为大家排除故障,也共同提高水平。所以祖父一生有许多徒弟,早年有学碗碟家用瓷徒弟、有建窑烧窑徒弟、有刻花雕塑徒弟,这些人后来都成为家乡青瓷行业的主力军,对提高家乡整体制瓷水平,祖父功不可没。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龙泉青瓷仿古业也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逐渐热闹起来。

1988年笔者高中毕业,回到家乡,同伯父长子张绍斌,叔叔儿子张丰平一起正式拜祖父为师学习青瓷技艺。

当时,三人都是从零开始,在祖父的全力培养下,我们三人很快成长起来,成为地方仿古青瓷制作的新秀。

后堂哥张绍斌率先学习研究艺术瓷,并迅速成长起来,圆满恢复了薄胎厚釉烧制、金丝铁线纹饰和支钉架烧等关键的官窑青瓷烧制技艺,被誉为“当代官窑”,其创新的米黄色哥窑釉,也被誉为当代龙泉青瓷的最高技术。

2012年张绍斌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2018年被评为国级级非遗传承人,成为当代龙泉青瓷的杰出代表。

2016年笔者被评为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包括后期拜祖父为师的龚益华于2017年被评为浙江省非遗传承人,2018年被评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以及笔者徒弟陈永德,张绍斌儿女张英英2018年亦被评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祖父门下有七位获得省级以上工艺美术大师称号,这在龙泉青瓷行业也是极其辉煌的成绩,高山仰止!

4、德艺双馨,百世流芳:祖父一生致力于龙泉青瓷制作与研究,不仅技艺精湛,品德更是高尚善良。

为师祖父诲人不倦,对后辈津津教导。

为人祖父勤俭持家,善恶分明。 

即使在新中国成立初及文革时期,祖父倍受歧视,生活艰难,祖父仍无半点怨恨之心,每日辛勤劳动,平静生活。

时至今日,许多与祖父同辈的健在老人,每每谈及祖父仍是一片赞誉。言其一生未与人结怨红脸,一生辛勤劳动,祖父常言“一早抵三工”及至晚年八十岁高龄,祖父还是闻鸡劳作,日落而息,确是先贤楷模和典范。 

2019年新年伊始,宝溪乡为九名曾经为龙泉青瓷做出杰出贡献的故人先贤塑像立碑,祖父在列,站在祖父的碑像前,望着老人家那慈祥面神,追思老人家坎坷又非凡的一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惟愿祖父天堂安好,百世流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